当前位置:主页 > Z心生活 >出版产业振兴更根本的问题 > 正文

出版产业振兴更根本的问题

发布:2020-06-19 热度:228℃


出版产业振兴更根本的问题

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,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,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。

前天参加了文化部办的出版产业振兴谘询会议。六大计画洋洋洒洒,从结构面到人才面,从出版业者争取许久的税制面到行之有年的数位出版补助,大概凡是想得到的构想差不多都列进去了。连国民旅游卡买书的点子都出现,可见这一回从本专栏爆出来的出版产值大衰退警讯[1],对主管部门确实有强大的影响。文化部不得不把业者争取多年的提议都放入计画中。

这个整合的计画其实有许多细项针对的是读书人口、产业体质等结构面的思考,这是特别值得表扬的,而文化部能够利用这个机会,把坏消息转化成为对行政院争取预算的筹码,也值得夸奖。不过吹毛求疵一下,还是有些意见可以一提。

出版产业的典範转移,简单来说就是读者发现,数位环境解决了许多过去他们只能仰赖纸产品的需求,于是他们离开了纸张,造成纸行业的没落,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见的出版大衰退最主要的背景。现在如果我们继续抢救纸张,只是逆势而为,不可能成功。

从读者需求的角度看,「出版产业」并未衰退,它化身、分散到数位平台、高科技公司,变成社群、UGC 网站或者是手机平板的应用程式。地图应用,旅游指南,食谱分享,宠物问答,健康新知,乃至通俗小说等,全部化身为网路服务。读者在线上找到更好,更方便,也更便宜的解决方案,纸书想要不衰退未免也太难。

业者应该有一些心力投注在针对旧需求的高科技新方案,而文化部需要做的事情则是重新定义你主管的行业。如果地图应用也不归你管,食谱社群也不归你管,百科网站也不归你管,很快你的主管行业产值就会像音乐产业一样,一路下滑到剩下百分之十。

这时候才想起,哎呀,原来演唱会也是音乐产业就太迟了。

这不只是为了你的主管绩效,也是为了产业转型、就业人口、国家竞争力,想想看就在不久前马总统还以台湾的出版活力为傲,而一转眼这个产业竟然衰败若斯。

(确实现在我们一年出版的新书种数,照 ISBN 统计,仍然是四万多种,但如果真要认真分析,把「旧书重出」的数量分开,就会发现这几年新书量将会萎缩得非常严重。)

纸书因为这五百年来解决掉的需求太複杂(从知识到娱乐,从实用到灵修,从理财到画画本……),所以变身之后的模样必然也千姿百态,难以一体概括。不过如果从内容的角度看,至少「内容产业」这个术语还是颇有涵盖力的。

出版产业万变不离其宗,需要用内容满足读者需求,而形式则可能千变万化。这是出版业跟音乐产业不太相同的地方,音乐产业抓一个演唱会和音乐下载就抓住了产业几乎全部的变化,所有的产值和就业率都在里面,政策辅导容易施力。

而出版产业需要更有包容力的新定义,如果没有这样的重新定义与理解,那幺未来的政策辅导只会把产业越做越小。这是毫无疑义的。我们现在只看着纸书,最多延伸到电子书,绝对是远远不足以含括产业转型的幅员範围的。

除了新定义,文化部应该要找到一个能够即时、动态地发现产业实况的方法。

旧的两年一次的年鉴调查就不再吐槽了,至今文化部手上没有任何工具可以知道出版业产值的变动,各公司的存活状况是赚是赔,产业就业人口是增或减,平均薪资是升或降,整个产业链包含外包接案工作者到底有多少人口,读者阅读率是成长或衰退,转移到数位的阅读行为幅度多大,各公司实现转型的程度多少,版权销售状况,引进状况,我们对中国大陆的实体书、电子书、版权交易是出超还是入超。

[1] 出版产值大崩坏警讯


相关推荐